笔趣阁 > 神女宠夫:师尊你要乖 > 0435章 青云道长,有礼了

0435章 青云道长,有礼了

?热门推荐:
????在百里国二公主的大婚仪仗,告别京城前往端木国的第三天,当今陛下就连续颁发了两道圣旨和三个口谕。

????第一道圣旨,扬王二皇子百里清扬,对于国家没有贡献,对于社稷没有功绩,哀天缅怀,愧罚与心,从今天开始自请前往封地,永不还京。

????第二道圣旨,文王五皇子百里文卿,因其母妃参与十三年前暗害前皇后的事件,曾经子凭母贵,如今母债子偿,自请流放封地,永不还京。

????两道圣旨虽然请罚的是百里国的两位皇子,但是基于这两位皇子本来就很少在世家贵族中走动,对于国家的江山社稷也毫无建树,在百姓的认知中,更没有任何印象。

????因此,当圣旨昭告全国那日,并没有引起任何轩然大波,就连在市井中,也没人品评,也只是在朝堂的官员之家中,传了那么几日之后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????当然还有三道口谕,那就更没有人关心了,因为那三道口谕则是太上皇百里辰江发出的,内容也是将后宫里新晋的三位太贵人,降为了庶民,遣返了母家。

????这几条消息,虽然没有被民间广为流传,但是毕竟给朝堂上的官员们引起了不小的震慑,一时间,文武百官人人自省,家家自律,更有甚者纷纷告知家中的儿女,都不要与扬王,文王和那几个太贵人的母家有所来往。

????正所谓,几家欢喜几家愁,愁的自然是那些被牵连的官宦,当然时下最愁的还是,小心翼翼,在后宫潜藏隐忍多年的柳太贵妃。

????柳太贵妃柳香凝,扬王二皇子百里清扬的母妃,当朝太傅,柳成安的嫡次女。

????正如她生的肚大身圆的儿子一样,柳贵妃虽然人不肥,但颇为丰腴,由于在后宫里一直保养的很好,四十多岁的徐娘,却像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一般,珠圆玉润,体态婀娜。

????当然,这些说的都是以前的柳贵妃,自从知道自己唯一的儿子被当今陛下贬到封地之后,一夜之间,她像似老了十几岁的老妪一般,满头白发,姿容憔悴。

????栖霞宫凤尾花香缭缭绕绕,闻之如饴,沁人心脾,但却怎么也掩不住满屋子弥漫的苦药味。

????“滚,都给本宫滚出去!”衣衫凌乱的柳贵妃,半卧在美人榻上,身前跪着近身伺候她的贴身女婢蔓桃。

????因为得知自家儿子被贬到封地后,柳贵妃不仅一夜之间老了十多岁,而且还一病不起。御医们来来往往了十多趟,最终的结果,说的就是思虑过甚,需要静养,于是开了几副调养身子的药之后,便神奇般的不再来了。

????此时,蔓桃正端着一碗苦哈哈的药,劝慰自家娘娘,“娘娘,扬王是自请前往封地的,您就不要再折磨自己了,先把药喝了吧!”

????“滚,没,没听到本宫,说,的话吗?”柳贵妃气喘吁吁的胡乱摆着手,满头白发肆意的披散下来,瞬间苍老了的肌肤,像似干瘪了的气球一般,贴在嶙峋的骨头架子上。

????“娘娘”,看到自己打小就贴身伺候的娘娘,一夜之间不仅没了美貌不说,还病入膏肓,蔓桃的心揪的跟什么似的,都要疼死了,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“娘娘,您不爱惜自己,也要记挂着扬王啊?他都走了十多天了,您就不担心吗?”

????“扬王,清儿!”听到蔓桃提起自己唯一的儿子,柳贵妃浑浊的老眼中,瞬间放出了一抹光亮,“对,对,本宫还有清儿,本宫的清儿还会回来的,本宫绝对不会让那个小贱人得逞,她,她以为她走了,提前将这后宫清理了,本宫就能如了她的意吗?”

????但是一想到自家儿子去的那方苦寒之地,柳贵妃眼里的精光,便瞬间暗淡了下去。

????“是啊娘娘,您一定要振作起来,为了扬王,您也要将身子调养好才是啊!”见自家娘娘终于振奋起了活下去的希望,蔓桃赶紧将药碗,又端了过去。

????“又是这药?”柳贵妃皱了皱干巴巴的老脸,“还要喝吗?本宫真的喝不下去了!”忍着胃中的干呕,她摇了摇头。

????“娘娘,这是御医给您开的药,您不能不喝啊,不喝药,病怎么能好呢?”蔓桃柔声细语的劝慰道,“就算为了扬王,哪怕您只喝那么一小口?”

????“好吧!”想到自己的儿子,柳贵妃强打起精神,忍着胃中的不适,小小的喝了一口,随即又是无力的躺在了榻上,“蔓桃,清儿走了十多天了?”

????“是的,娘娘,细算起来,已经有十六天了!”蔓桃一边将药碗递给身边的婆子,一边给柳贵妃掖了掖被角。

????“那你可知,清儿现在到哪里了吗?”柳贵妃大睁着干枯的双眼,没有焦距的望着天,声音中透出一抹嘶哑和空灵。

????“凤来城,据说离京城能有近一个月的路程,如果按照天数计算,扬王现在应该到央岭了!”蔓桃轻声回复到。

????“凤来城!”听到这个名字,柳贵妃嗤之以鼻的笑了笑,“清儿的封地,说起来名字好听,可是谁不知道,那里崇山峻岭,满地荒芜?一年四季,有三个季节不是干旱的要命,就是水涝的要死,百姓们过着朝不保夕的穷苦日子!”

????说罢,由于激动和内心的愤愤不平,柳贵妃重重的咳了几声,“咳咳咳,可咳咳咳”,连续不停的几声咳嗽,似乎都要把心肺咳出来一般,咳的柳贵妃老脸青紫,青筋直跳。

????一旁的蔓桃,赶紧上前给自家娘娘捋顺着后背,嘴里还不停的安慰到,“娘娘,您不要着急,常言道,儿孙自有儿孙福,扬王也不是小孩子了,这次自请去封地,不仅带了好多的优质良种,还带了好多人手,相信以扬王的睿智和强干,必会在封地大有建树,说不定,还会有回京的一日呢!”

????“会吗?”柳贵妃扯了扯嘴角,苦涩的笑了笑,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啥样,她作为母亲还不知道吗?

????那个孩子从小就是个愚笨的,四书五经背不全不说,属性灵根长的也不好,成天就知道搜罗人间各种美味,当然还有全天下

????的各色美人,如果他能有建树,还能劳烦自己的母妃为他,殚精竭虑,劳心劳力?

????慈母多败儿,大概说的就是自己吧!

????柳贵妃想了半晌,也终究敌不过药力的作用,哀叹了一声之后,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

????一个时辰后,当她醒过来的时候,蔓桃贼兮兮的走了进来,微微福了福身子说到,“娘娘您醒了?”

????“嗯!”柳贵妃揉了揉眼睛,睡了一个时辰,头似乎比之前清明了不少,“可是有什么事?外面是谁来了?”

????“娘娘,吵到您休息了?青云道长来了!”

????“青云道长?”听到这个让她心跳加速的名字,柳贵妃不顾病痛,腾的一下从榻上翻身坐起,赶忙对着蔓桃急切的说到,“快,快帮本宫梳洗打扮!”

????蔓桃不敢怠慢,赶紧端水,给自家娘娘洗漱,过了一盏茶后,除了满头的白发,柳贵妃便以雍容之姿,在蔓桃的搀扶下,走出了寝殿。

????正殿门外,一位白眉白须的青衣老道,一手打着浮尘,一手负于身后,站在满是雕梁画栋的长廊之下,注目远眺,深秋的风吹起他的道袍,飒飒作响。乍看之下,仿佛是看透世间万物,不染六尘俗礼的高人一般,仙风款款,须发飘飘。

????守在他旁边的小太监,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这位号称参悟了天道的道长,一盏茶的时间了,这位道长一直就是以这个姿势远眺,虽然这栖霞宫正如其名一般,当日落黄昏的时候,天边的红霞会侵染整个宫殿,甚是壮观,但是今天阴天啊,这位道长究竟在看啥呢?而且一看就是一盏茶的时间?

????难道道家人眼里的景致和普通人看到的不一样?小太监很是纳闷,但是碍于隔行如隔山,心里纵有不解,也不敢多问,毕竟道家也好,佛家也罢,都讲究一个缘字。

????小太监是一个阉人,已经不能算是个正常的男人了,即使是有缘,相信也轮不到他的身上,何况身份还如此卑微?

????“青云道长,娘娘有请!”正当小太监满心不解,暗自郁闷的时候,内殿宫女出来传话。

????“好,请前面带路!”青云道长非常利落的拂了拂毫无褶皱的道袍,又正了正发冠,潇洒的甩了一下佛尘,这才目不斜视的迈着方步,跟随宫女进入了正殿“青云拜见太贵妃娘娘!”

????“青,青云你,你来了!”见到不远处依然仙风道骨般的青云道长,柳贵妃已然激动的不能自持,强忍着内心剧烈的跳动,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话。

????“青云来了,娘娘安好?”与柳贵妃的激动正好相反,青云道长不疾不徐,仙风款款的将浮尘搭到小臂上之后,浅浅的施了一礼,宛如玉石般的磁性声音,透着纯净润泽。

????“好好,本宫非常好!”柳贵妃自知在一众下人的围观下,已然失了态,赶忙正了正身子,微微拂了拂手,“青云道长,有礼了,赐座!”

????。